服務故事



少年口吃的十字路口

13歲的小傑,在傳統的大家族中成長,輩分最小,每一個人都可以管他,上至大家長阿公、伯父、姑姑,下至姊姊。因為嚴重的口吃,大家總是建議他「說慢一點」或「想好再說」。小傑的痛苦就是:要說 “得宜” 的內容,不然有人會說他沒大沒小;另一方面又要注意說話的方式,這使得口吃情況更加嚴重。小傑的另一個困境就是:被口吃困惱著,但是又不想面對和治療;他最想做的,就是躲進小說的世界,幻想成為冒險犯難的英雄少年。

口吃約有50%來自家族遺傳史,小傑的伯父有口吃,三伯更是明顯。家族長輩愛之深,責之切,對小傑的說話方式鼓勵有話就說,但是沒有用對的方式,反而讓小傑對說話心生畏懼。結果,常常在說話前把內容想好,要如何講才不會被駡;他本能地只能更用力去說話,才不會卡住太久。但是對自己的說話方式又無法控制,所以對說話有恐懼的情緒和壓力!心理學的趨避衝突-想說又不想說,不僅說話動作掙扎,說話的意願亦是如此。

小傑在治療室也有相同的困境,並沒有太想處理口吃問題,只想快快回到學校的暑期課程中。想要流暢,但是不願意練習技巧;他說這樣「太不自然了」,所以無法順利練習拉長技巧;就像運動員要調整技巧,也是需要意願來反覆練習新技巧,直到精熟,才能在壓力下自然展現出來,不然壓力或情緒一湧現,新技巧馬上會怯場,仍會是舊習慣勝出。所以,有反覆練習的意願是很重要的,在不同的難度練習,例如:語詞、片語、句子、複雜句、敘事和對話的活動下;不同情境下練習,例如:治療室、家裡、學校;與不同的人練習,例如:治療師、家人、同學、老師、陌生人等;有意識的練習使用語暢的技巧,直到在壓力下,也能克服緊張情緒去使用新技巧。

小傑的動機是復健的關鍵。原本朗讀高達17%的不流暢,因為不是對人說話,可以練習到完全流暢,也就是用輕鬆的聲帶振動發聲,而不是用力。然而對人說話,他容易用舊的方式「用力說話」。用力說話,造成氣流無法讓緊張的聲帶振動,構音的動作已經在運作,在嘴唇和周圍可以看到動作,子音也在反覆的說出,但是沒有聲帶支持的母音,就無法完整說出一個字;所以只好「更用力」 讓聲音發出來。他習慣將第一個語詞的第一個字說出,並本能的把一口氣用的儘可能的長,直到沒氣才換氣,所以在說長的句子時,會有明顯的換氣動作。如此的惡性循環下,他更不容易放輕鬆說話。

75%的口吃者,可以在16歲前痊癒,小傑有口吃家族史,加上多年的情緒壓力,讓口吃的治療本身就是個挑戰。所有的復健治療都需要有強烈的動機及患者本身的配合意願,才能有良好的治療的效果;語言治療師正等這位敖遊文字世界的少年,願意挑戰自己最大的心魔,說出自己勇敢和自信的故事!

 



安德復 復健專科診所
中風暨腦傷復健中心
語言治療師 曾鳳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