服務故事



學習認真說話的士官長

日本建築大師安藤忠雄說:『人的幸福不是在光明之中,從遠處凝望光明,朝它奮力奔去,就在那拼命忘我的時間裡,才是人生真正的充實。』

世華,24歲的士官長,喊著口號:『以第5員為中央伍,對準我,中央伍為準,向中看齊!向前看!』士官長每天都要念的口號,應該連作夢都可以喊的得心應手吧!殊不知,世華每天都提心吊膽,深怕喊著喊著又會卡住,只好更用力說出。

大家都以為只有阿兵哥會擔心受罰出操,但,只有世華自己知道,每次要喊口令都是戒慎恐懼;不僅擔心長官責備連簡單口令都念不好,在喊的時候也害怕自己喊的含糊又斷斷續續,沒有尊嚴和威信;每每在喊完口令後,自己也很懊惱,為何簡單的口令動作喊得如此痛苦!

世華,參加密集的「王者之聲 口吃治療」,每一次在治療室內都有很不錯的流暢表現。那種自信和肯定,真的是美夢成真,不再被口吃所苦!但是,一回到真實生活,似乎就很容易被別人影響,很容易又回到原來急促的說話方式。一旦不流暢,就連說話的興致也沒有了,又回到以簡短方式回應女友或家人的溝通模式中。

流暢技巧不難,難在維持和應用於不同情境和不同對象。在第七堂課的時候,請世華分享電影《王者之聲》的情節。錄音的同時,治療師也記錄他的不流暢,約說出425個字,請世華猜猜看,不流暢的比例是多少?他說很嚴重,應該有30處不流暢,而且認為60%的人也會覺得很嚴重。所以第二回,請他自己聽他的錄音,也同時做不流暢的計算。結果,世華自己記錄,口吃式的不流暢在音或字的重複有2.8%;其他的不流暢在插入語則有1.9%;也就是,他以為很嚴重,事實並沒有達到口吃3%門檻。但是他感受到他的不流暢,時常有片語的插入,例如:那個、然後,偶而也有片語式的重複,讓他感覺很不舒服。

同樣的電影故事,這回換治療師來描述,高達3.2%的不流暢,治療師的不流暢顯然比世華高,只是治療師沒有害怕說話,也沒有擔心會控制不了說話的感受和負面情緒,最重要是治療師是在重複字的時候,每一個字仍是清楚、清晰,不含糊。

所以這次,我再請他針對同一部電影做分享,他選擇很認真地說每一個字,結果他的不流暢下降至0.2%,插入語也只剩下1%。世華得到結論:慢一點和拉長說話技巧,也就是認真、謹慎地說出每一個字,而不是用力、害怕或擔心地說出;這樣說話會更流暢,減少含糊,也不需要說得很簡短,快快說完,或是被動地回答。接下來世華也以認真的說話方式演練學校的簡報,連他自己也很滿意流暢的表現!

日本自學有成的建築大師安藤忠雄說:『人的幸福不是在光明之中,從遠處凝望光明,朝它奮力奔去,就在那拼命忘我的時間裡,才是人生真正的充實。』世華還在努力尋找、認真地說每一個字,希望口號能認真、輕鬆不用力地說出,在幾次的演練中,我深刻感受到那種自在與自信的說話方式,他正朝向那種光明境界堅定前進;願意承認有語暢的障礙,學習接受它,管流暢與否,繼續溝通,勇敢告訴別人:『我有語暢障礙,但是我選擇認真地說每一個字,不管是喊口令、做簡報、還是道聲早安的溝通。』

相信自己,如同開車,掌握自己的方向盤,心理不要去擔心會不會撞車,選擇專心開車,人生的方向盤在自己的手上,朝往自己的目標奮力向前。充實的人生就在每一個呼吸,從用心說出的每個字開始吧!

 



安德復 復健專科診所
中風暨腦傷復健中心
語言治療師 曾鳳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