服務故事



靜兒的發音之苦

靜兒27歲,大學主修服裝設計,畢業後就去法國。尤其現在的年輕人只有22K,對於靜兒沒有經濟的負擔,可以到法國念語言學校和主修現代藝術,同學朋友都羨慕不已。靜兒也很爭氣,在法國主修藝術很順利,學法語文法也勝任愉快,但是法文發音就是怪怪的;法語老師覺得她是外國人,也沒有那麼講究去矯正她的法文發音。今年暑假有機會來到民生社區,看到診所的語言治療介紹,鼓起了勇氣,預約了語言的評估治療,想徹底瞭解她的怪怪的發音問題。

靜兒說:『從小說國語也是有問題,知道自己說話跟別人不一樣,慢慢地,也就不敢說話。』靜兒還記得國小六年級一開口,就立刻引起同學側目;也因無法開口,而開啟了不需說話的繪畫天分。所以在法國念藝術也不辛苦,然而法文發音才是她的苦惱來源。

經過語言治療師的評估,在國語的構音部份,注意到靜兒會將丩、ㄑ、T、ㄗ、ㄘ等容易發成較後傾的,類似巜的音,尤其丩更是明顯,也就是音韻的發展未分劃出塞擦音,而簡化成舌根音,也就是舌面前音和舌尖前音都後傾。一般人在七八歲就可以把母語的語音都發展完全,但是有構造或聽力或神經發展異常在先,就無法正常發出部份語音。或是功能異常,沒有上述問題,但是因學習和發展的因素,無法發出正確音,而出現替代、簡化、歪曲等構音的錯誤。靜兒屬於後者,也就是說她的語音系統並沒有學習到舌面、舌尖等這些發音的動作。

她雖然可以辨識,但是大腦對於這些塞擦音的位置和構音方法,沒有動作記憶。所以長大成熟了,大腦還是無法自動就會。就像騎腳踏車的動作技藝,小時候沒學過,長大也還是不會騎。除非練習騎車,所以不只是國語的塞擦音,英文字母「g」,和法文字母「j」,其構音的方式是一樣的,除非大腦已經有正確的發音動作計畫,才能無誤地執行!

語言治療師將國語語音的發展、發音的部位和方式,透過示範和圖解,逐一將單獨語音介紹說明。對於目標音的位置和發音方法,不斷透過回饋、示範,從語音、語詞、句子、對話討論和朗讀等反覆練習,靜兒也用MP3錄音,回家再反覆地練習。經過8堂課密集、重覆和特定練習,靜兒對於中文發音滿意,但是需要慢一點的說話速度,才能有把握將正確的位置和方法掌控的精準!

中文的音韻系統塞擦音一旦穩定,在英文和法文也需要特意去注意和練習,就可以慢慢地熟練舌面和舌尖部位,及牙齒和舌頭阻塞氣流方式。當然舊習慣的發音位置和方式仍是堅固的,所以要有意識地使用較慢的速度,穩定新的構音方式和位置。這是需要時間去取代舊的動作和感覺記憶。所以經過密集治療後建立了新的說話方式,接下來就是維持期,二個禮拜的追蹤確認練習的成效,和有意識的在真實世界的應用。在維持期的原則,是告訴全世界的人,你正在做語言治療,有輕微的構音障礙,說話速度需要慢一些,讓她有時間可以計劃發因動作的位置和方式。就如「秘密」一書所強調,向全世界宣告,全宇宙都會來幫你。

靜兒,目前的練習相當順利,雖然與朋友吃飯,說話速度沒有辦法一直控制慢一點,但是靜兒的發音怪怪問題正式結束;只要注意舌頭往前一點,氣流再多一點,再多一些時間,說話發音會有更自動化的反應。

相信回法國後,老師同學朋友一定會刮目相看,靜兒的法文是標準又道地!
 


 
安德復 復健專科診所
中風暨腦傷復健中心
語言治療師 曾鳳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