服務故事



全家一起來

Joe在13歲時,媽媽去世了。姊姊說,他從小說話就比較慢,㑹說話時就注意到他說話不流暢,五歲時Joe就被送到澳洲讀書。想到一個孩子如此孤單,有言語障礙,有英語環境耍適應,更要面對喪母的傷痛,在四個大人面前,我流淚了;因為他的孤單,我依稀在28歲的Joe身上讀到。

Joe的父親在台北和上海都有公司,公事繁忙。然而在評估後,Joe父親打電話給治療師確認治療,第一次治療就一起參與,也邀同在公司的女兒參與Joe的第一次,希望能一起協助。

在第一次的面談,爸爸表達對兒子的殷切盼望,希望他能借這個治療重新學習說話,因為他不忍心再看到兒子受苦,之前種種原因選擇譲兒子離開身邊,送到外國唸書,無法陪他成長;這些情緒讓Joe父親感概萬千,一直在尋找專業口吃治療機構。Joe父親說:『我終於找到了!』

Joe的姊姊Claire也提及她國小三年級剛到澳洲的適應經驗。Claire原來是一個害羞的人,經過多年的教會禱告諮商,才學習將她的感受表達出來,讓觀點、想法和行為可以整合,所以她非常瞭解弟弟面對的問題;只是,Joe比姊姊多了言語障礙和溝通障礙。

好朋友Alexa,透過朋友,聯繫上我們診所,在第一次評估就展現細心體貼,早早就到診所,讓Joe有安全感,協助表達Joe的意思,扮演溝通的橋樑。第一次治療又再一次的陪同,把一些重點,説的更清楚,例如:對於Joe的咳嗽,Alexa就可以摘要說明,因為Joe時常在說話時,明顯的脖子用力緊張,聲帶過度用力,導致聲帶很不舒服,所以有咳嗽的反應。所以Joe除了言語和溝通障礙、還增加了嗓音異常!

經過二次約三小時的評估,才把Joe的語言診斷確定,經過討論也確認了治療方法和短期和長期目標。確實,成人口吃問題本來就複雜;Joe的特殊成長歷程,中文可能只有國小低年級程度;說話時嘴巴動的幅度太小,不管英文或中文的發音又不易被聽懂;聲音又小,語句又常中斷;加上溝通時,眼睛不太看人,坐立難安的動作和表情,似乎可以看到5歲的Joe就在眼前。

如同Joe自己說的,他會轉換不同的他。經過家人和朋友的協助,把成長、語言、言語、嗓音、溝通、情緒和行為等議題釐清!雖然沈重,但是有家人和朋友的支持和鼓勵,在上帝的引導下,心靈和身體的壓力減輕許多。離開診所時,我可以看到28歲的Joe有愛的陪同,希望、樂觀和自信也展開了!

註:
在第一次治療後,主人翁寫下他的feedback:
Thank you so much for investing so much love and labor into me.
You have captured a lot of truths about me and may God continue to reveal more truths through people around me.
非常謝謝你為我做了這麼多努力,並給我這麼多的愛。
你已經把我的問題掌握的挺精確,願上帝繼續通過我身邊的人展現更多的真理。

 



安德復 復健專科診所
中風暨腦傷復健中心
語言治療師 曾鳳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