服務故事



全家總隊員

陳先生是一位退休的體育老師,於去年底中風後,只得停掉社區游泳教練的工作,專心復健。陳先生的兒子在爸爸住院時,按表操課的協助復健,讓原本臥床的爸爸可以走路了,但是說話,就無法如此有結構地加以練習。家人知道需在中風三個月內的黃金期積極復健,以恢復至最大的語言和溝通效能,因此出院後就帶陳先生直接來診所做語言復健治療。以下是陳先生本人當時說的話語:「因為那時候,也不知道,說我不會,我太太說,這裡有,這聲音要很快,昨天就來了,就來了。」。

「失語症」通常是因為大腦語言系統受損而導致的症候群。失語症的個案一般會面臨表達思想、文字和口語的困難,影響語言能力的各種形式,如聽、說、讀、寫等方面。世界衛生組織(WHO)在2001發表「國際健康功能與身心障礙分類系統(ICF)」,提出對疾病和健康狀態的新觀點。以往疾病造成生理損傷,進而影響活動參與的限制,被認為是一種因果關係,是一種直線式發展。ICF的新觀點加上個人反應和環境因素,指出了生理功能異常現象和造成的影響之間是有互動的關係。個人的反應包括情緒、行為和認知,會進而影響個人對疾病的適應。環境因素則是如家人的支持。例如,因中風造成的失語症,雖會導致個人的需求、社交或工作的溝通障礙,卻由於每個人適應失語症的狀態不同,加上家庭成員的支持度或方式不同,可產生天差地遠的結果。

陳太太每天陪先生做復健,在家也會幫先生於回家功課內寫上注音符號。兒子則是每天中午和晚上都會用視訊跟爸爸說話。女兒也從新北市搬回家裡,跟家人一起為爸爸加油,幫助爸爸復健。陳先生自己非常努力,願意跟任何人聊天,積極地完成老師給予的家庭作業,讓失語症分數從72分進步至85分!陳先生的認真和堅毅讓全家人都全力以赴地支持他。

在復健的過程中,他曾因求好心切的壓力而感染單純皰疹病毒。的確,生理適應疾病或後遺症的過程,是一段不斷在改變的歷程,所以適時的休息或放慢腳步是重要的!當第二期療程結束,陳先生已經可以不急不徐地朗讀語詞和句子,也大多不需要加注音協助,陳太太填在評估表的「生活品質」項目顯示溝通的向度也從55分進步到80分了!

與陳先生一起上課,非常愉快,陳先生會主動分享過去的經驗、生活的點滴,夫妻倆青梅竹馬的愛情故事。在治療期間陳先生夫妻倆鶼鰈情深、默契十足,常常陳先生他說著說著後就看著老婆,夫妻相視微笑。因為以往對孩子的教養就很重視言教和身教並重,讓全家可以如此團結地面對這個突來的人生意外。也許陳先生現在沒有辦法像過去一樣立刻幫老婆去買永和豆漿,但是他已經可以說出:「我現在沒有辦法,去幫你買豆漿。」,當他說出來時,老婆早已被他的心意感動得哭了。

心理學家 艾德森(Anderson)說:「語言不是反應真實,語言是創造真實。」雖然陳先生還無法回復生病前流暢的說話能力,這段期間已用語言重塑了新的經驗和感動,讓生命有更多的可能性和更多的深刻體會,這就是語言治療的價值所在!
 



中風暨腦傷復健中心
語言治療師 曾鳳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