服務故事



接受生命的不完美

《故事的療癒力量》作者 周志建博士提到:「人最大的痛苦是無法接受生命的不完美與痛苦,不能接受,讓我們更痛苦」。作家伊莉莎白 萊瑟( Elizabeth Lesser)說:「其實我們要挑戰的不是困境,而是面對困境的排斥與抗拒」。苦難,它幫助我們靈魂的提升與進化,因為受苦會驅使人往內心深處走,讓我們不再膚淺的看問題。正向地面對,〝口吃〞也可以是神奇之旅。

Evan是家中的獨子,今年考上研究所,是家族中的驕傲。然而只有媽媽知道愛子的痛苦,因為當Evan說不出來時,嘴巴會用力,眼睛也會閉起來,這種窘狀,真不是外人可以了解!Evan其實非常積極努力地想克服口吃,早在中學時期就去參加過口吃課程,對於放慢說話速度有所學習,在當時也有不錯的成效。但是不知怎麼的,有些字就是讓Evan沒轍,非常不容易說出口,只能張嘴用力試著擠出字。Evan說:「想到要去新環境念書,要認識新朋友,會擔心;還有,想到那些說不出的字,就令人生氣!」

與Evan的認識是透過媽媽與王老師。經果初步的書信、簡訊和語音溝通,確定Evan有極輕微的不流暢。根據量表的填寫,確定他也有相當程度的負向感受,對社交和課業的口語報告感到困擾。因此,Evan的課程設計,以Van Riper 的《口吃修正法》為主,讓他學習修正當下,並且要減少害怕與逃避的負面情緒。

第一堂課:先說明正常說話的機轉,以認知和辨識聲帶與構音是如何用力;接著讓他練習說明自己的不流暢口語、非口語的動作、感受、認知和會使用的策略。最後請他把這天大的祕密依次告訴爸爸、女朋友、同學和朋友,甚至陌生人,並在過程中記錄下來那些會讓他說不流暢的字。

第二堂課:學習運用〝凍結〞技巧,了解自己是如何用力想說那些〝令人討厭〞的字,其中肌肉和情緒的連結關係。訓練〝腹式呼吸”,在副交感神經作用時得以放鬆肌肉、專心數息。

在第一堂課結束後沒幾天,Evan就開心的回報:「終於第一次與爸爸交流自己的口吃問題,確實感覺放鬆許多!」。他分享自己的改變,他說:「陸續說了幾回後,身體和心情就更輕鬆,說多了也不再覺得自己很奇怪;到醫院看病時,如果突然又說不出一些字,我現在已可以大方跟醫生說明自己的口吃問題,還可以詳細介紹口吃讓醫生了解。再加上每天會做楊定一博士的靜坐引導練習,覺得心靈得到了寧靜和啟發,生理和心理都越來越輕鬆了!」

第三堂課:檢視在壓力下,如何能將不熟練的動作展現出來,進而能完美演出。華裔NBA籃球明星 林書豪在接受記者訪問時說:「試著放鬆心情,不要擔心那些旁支末節。當我感覺舒服了,信心也隨之而來,我不再擔心那些失誤啊、犯錯之類的事。用最自然的方式打球,盡我可能地用自在的心情上場比賽。」由此驗證,心理的素質是需要、也可以加以鍛鍊與學習的。

只是短短的三堂課,要讓Evan的溝通問題瞬間變好,確實不容易。欣慰的是,Evan在整體說話經驗的評估中從〝常常焦慮〞下降至〝很少〞。過去會感到無助、丟臉、孤單、防衛、困窘和挫折的情緒都減少許多,現在已越來越能接受口吃,也不迴避別人的眼光了!

鼓勵有口吃困擾的朋友們,透過理解和行動,可以不再抗拒、不再排斥。用溫柔代替焦躁,讓勇敢領導行動。其實將口吃的事實告知他人,把它說出來,你會發現,別人的反應比你想像的還正向,他們反而會覺得你可能給自己太大壓力了。生命的真相是–大家都一樣,一樣不完美。當你願意釋放秘密,反而可使你與別人更親密,因為你的態度決定別人的態度。生命的本質就是改變,接受自己、接受改變,人生就輕鬆多了!正如故事中的主角Evan一樣,當他願意學習用開放的態度看待自己不完美的說話困境,反而可以從不完美中得到解脫。試著接受自己的不流暢,終於能和當下、真實和自在相連結!

以下是Evan 寫下的學習心得:
曾老師,首先特別感謝您,在認識您以前我也上過很多有關口吃治療機構的課程,但每個地方的情況不一樣,治療的老師也不一定那麼專業。我一直以為找不到能瞭解我的人,以至於我把我的口吃問題當成我人生的最大秘密,從不跟別人提起,也不許別人對我的問題說三道四。每次口吃問題困擾我的時候,我的內心就十分痛苦煎熬,只能一個人躲在角落裡慢慢消化掉,第二天假裝和沒事一樣,如此反復使我痛苦不堪。我自認性格上是個愛說愛鬧,樂於表現自己的人,由於口吃的問題,我慢慢變得內向起來,什麼事情都不愛與人分享,能不說的時候儘量不說。我以為這個問題我只能默默忍受它,直到上了您的課程交流這個問題,我才知道原來面對這件事情我也可以主動。

其實剛開始上課時我對您是有偏見的,我認為這是我自己的問題,別人是不可能幫得到我的。在上過第一次課以後,我驚訝得發現您對這方面是那麼的瞭解,所講的東西是那麼成系統,確實非常吸引我。上完三次課後,雖然並沒有達到我最開始的預期目標就是把口吃問題徹底丟掉,但是,我覺得這已經不是很大的問題了。一方面因為我有了面對它的正確心態,我可以主動跟別人說這個問題,我可以不那麼在意我的口吃;另一方面我也有了如何弱化,治療口吃的方法,無論是靜坐,拖長音,凍結,每次練習時都能體會到這是科學的方法。我以前在面對這個問題時的積極心態早就沒有了,是您讓我建立起治療口吃的自信!
 



中風暨腦傷復健中心
語言治療師 曾鳳菊